蛰居人世

  那年我的生辰,阿娘总算是许了我们清闲一日不用修习,魏无羡那厮便兴高采烈地拉了我去看花灯,游夜市。

  灯火如昼,琳琅物件不分轩轾地呈在店里。道上有争相追逐的稚童、蹒跚漫步的老妪和耳鬓厮磨的情人。

  他突然揽过我的肩,手里还摇晃着莲状的花灯,神情兴奋:“师弟,你看我们的生日离得这么近,那以后一辈子都一起过好不好?”

  那一年,灯火明媚得晃眼。我当时正忙着吃东西,刚蒸出的甜糕热气腾腾,被他冷不丁这么一问,就只好口齿不清地应了声“嗯”。

       他们都应知晓这一拜的意义——这意味着他们对江家夫妇的在天之灵以示赤子之心,怀以深沉的哀恸、对逝者的敬意与无声的许下的生死之誓。

 

      从此,他们不应仅仅是如同手足之亲,而是一种比血液更浓、渗入到了骨子里的关系。从此,以天地与父母之灵为鉴,必将性命相付,赴汤蹈火、挫骨扬灰亦在所不辞。

 

      无论生还是死,他们再不会分离了。

 

———...

“说的是一辈子。差一年,一个月,一天,一个时辰,都不算一辈子。”


于是他信了。

岁月的纵深处

     “我们要彼此折磨。”


      他们在孩提时代的温柔夕阳里嬉闹追逐,在云梦的深春里拥吻,在彻长的寒夜里彼此依偎、灼烧,化作灰烬飘飞,以蝴蝶振翅的姿态。最后他们会死去,骨骸埋进同一片土里。

© 皢城微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