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欲清吟无句

赶个黄烦烦的生贺(´▽`)提前一天好了


黄少天生日快乐



我这是,被查水表了?!(つД`)ノ

【羡澄】

    雪白的招魂幡交织错杂,使一抹紫色的混入显得分外突兀。

    风吹起沙砾、泥尘,吹进紫衣人干涸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“招到了吗?”

    他向正在进行招魂的门生问道,语调里却已然没有疑问的语气。收到那个十年如一日的回答后,他勾了勾唇角,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早就不该相信了,他心道。

    乱葬岗围剿后的几年里,各大世家唯恐那夷陵...

忽听一旁一人叫道:“魏无羡!”

情急之下,他竟然直接对魏无羡喊话,语气与年少时如出一辙

漆黑光亮的笛身,鲜红的穗子——鬼笛陈情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指绘乱撸的的一只澄,原著梗⊂((・⊥・))⊃
为什么平板和手机会有色差QAQ

一片痴心俱成灰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雾雪皑皑,寒凉刺骨。天地之间,惟空茫一白。

但见一人执伞,紫衣翩然。凛冽冰霜渐入了眼眉,薄唇微颤,呼出一口白雾,又复缄口不言。

茕茕孑立,踽

我看的同道殊途好像不大一样
大家消消气,开心开心

某cp既对我投之以桃,我自当是应当报之以李了,礼尚往来嘛呵呵【含笑作揖】

【虐梗】

蓝景仪惊道:“咦?你那五音不全的破笛子终于丢了?这只新笛子很不错嘛!”
——那是自然,你可知,这支笛子,在一个寻一已死之人的魂寻得失魂落魄的人袖里,一尘不染地藏了十三年

【羡澄】【年贺】

书房内,薄如蝉翼般的窗纱被风吹起,好似无声的撩拨。
江澄正伏案批阅公文,成为家主之后,云梦江氏上上下下大小事务皆要经他之手一一批阅,念此,不禁扶额。
光芒穿窗而过,在他的脸上明暗交织,削去了几分锐利,多了几分柔和,长长的眼睫投下淡淡的阴影。
突然,感觉下颌被一冰凉之物挑起,双目正好对准物主那双写满轻佻之意的桃花眼。那双眸子微微眯起,似有笑意。
“魏婴,你这是作甚?”江澄脸上添了一抹讥诮,正欲发作,却见那人轻轻靠近,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耳侧:“怎么,生气了?”熏得耳根微红。
魏无羡脸上的笑意更浓了,一袭黑衣映衬之下,形同鬼魅却妖冶无比。
“我怎么觉得,晚吟你很是高兴呢…”
魏无羡的手指轻轻捋过...

© 皢城微火 | Powered by LOFTER